专访映客CEO奉佑生:做网络直播要克制欲望

时间:2021-07-15 20:12编辑:未知

映客风格:克制“复杂”的欲望 

映客目前离奉佑生的目的还非常远,商品要改变的地方也还不少,奉佑生觉得映客没时间去过多的对外发声。

已进步多年的欢聚年代等PC直播年代的大佬亦开始布局短视频手机,一时间,移动视频直播行业硝烟迷茫,遍地黄金,各家平台迅速迭代更新、跑马圈地。

“我想要的是一个容易干净的视频直播平台,映客团队会24小时不停歇地进行筛查和监管,一发现不好的内容,5秒之内号码被封和IP。”

巅峰时期,映客一个月用户数上涨七百万,即使这样,奉佑生也并没多开心,“创业路上没高兴,更多的是担心。”

小兵非常讨厌那些直播三俗甚至涉黄拖累平台的人,小兵说“林子大了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人,但网红主播更容易被误解。”

而原本以游戏直播起家的斗鱼、龙珠、战旗、熊猫等直播平台也开始涉足素人直播,大力抢夺网络红人和网红主播资源。

有一种说法,美女流向预示一个行业的兴衰。

映客的大部分用户都是一线城市的白领和国外留学生,后来又引进了一些明星和互联网红人,王凯、马可、刘涛等当红明星纷纷入驻,一度为映客带来不少流量增长。其中刘涛入驻1小时,就吸引了600多万粉,创下了移动范围的奇迹。

不过在奉佑生看来,一百万还远远谈不上用户量。他果断停止了蜜live的开发,着手做一个真的的全民生活视频直播软件——映客。2015年5月,映客正式上线,“创业总要敢于挑战未知,我做了十多年音乐软件,也没等来真的的付费音乐年代,是时候换个方向了。”

奉佑生话不多,只有在谈起商品本身时他才会多说几句。

与映客长期高调霸占舆论风口不同,映客团队十分低调,极少对外发声,网上能搜到的团队信息只有三句话。

说到为什么资金投入映客时,郑刚透露称,在资金投入陌陌之后,自己就一直在探寻下一代社交商品,“我心目中的新一代社交肯定是颠覆性的,有全新的交流方法的,  看到映客时,我判定直播就是我要找的东西。”

其中,大多数人怀疑映客是由于“刷榜”而被下架。

见到奉佑生时,他刚从外面赶回来,穿一身灰色西服,说着一口广西口音的湖南话,不紧不慢,脸上一直挂着浅浅的微笑。

对于市场上直播软件相互抄袭的做法,他十分恼火,甚至把手机上的其它竞品都卸载了。“做复杂容易,做容易难,我需要时刻克制自己想要往上添加功能的欲望。”

任哪个也想不到,毕业后,奉佑生回湖南老家做了两年基层公务员,发现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,力排众议后,他最后选择了离开。

奉佑生算是中国最早的一批技术员,那个时候windows95都还没有出,但由于对计算机有兴趣,一有机会他就钻进学校机房自学编程。

比起关心角逐对手如何做,奉佑生表示他更关注自己用户的需要,天天都在琢磨如何把最容易的功能做到极致。因此,网红主播和用户对于映客的第一印象也多是容易、干净。

“2004年加入A8音乐网,后创办多米音乐。2015年3月决订做视频直播类商品,先后做了蜜live和映客。”网上关于奉佑生的介绍只有短短几句话,却概括了一个在网络老兵的奋斗历程。

市场趋热,直播平台的同质化问题开始显现,一个新功能上线几天,其它平台就原版抄过去了。

当记者问起下架具体缘由时,奉佑生环起双臂,微微蹙眉:“关于这件事,我不想做任何回答,大家整个公司也不会对外进行任何讲解。”

小兵刚做网红主播不到三个月就积攒了五万多粉,但他并不计划把网红主播当作职业,他感觉这并非一个长久和稳定的工作。对于“网红主播年入百万”这种臆测,他也嗤之以鼻。

与大家想象中网红主播们高调张扬不同,不少网红主播并不想在现实日常突源于己的网红主播身份,更不会在朋友圈自我宣传。

3月22日,新京报记者走进映客直播,决定和奉佑生聊了聊关于他和映客直播的所有。

2014年,奉佑业务识到直播软件的巨大潜力,在多米音乐内部孵化出了第一个音频直播商品——蜜live,这是一款服务于国外留学生的音频直播软件,大约有一百万的用户数。

2015年十月,映客流量忽然迎来了爆发式增长,虽然没任何预兆,但却在奉佑生的意料之中,“任何社交类应用都会经历如此的增长路径,先是平缓式增长,势能积累到达某一个临界点后,就会集中爆发。”

长远而言,奉佑生最后想把映客塑造成一个视频社交媒体平台,“每一个人都要有一个映客号,像微博、公众号一样,大家在上面展示生活和才艺,表达自己思想和看法。”

映客的盈利方法比较明确,观众打赏,平台和网红主播对收入进行分成,做活动的时候,网红主播和平台的分成最高可达7:3,平常约为5:5。

视频直播平台的“生死线”

但映客以黑马身份出道以来,争议也从未停息。2016年1月20号左右,映客在Apple store初次遭下架,此后在2月3日第三下架,2月23日开发者主动下架更新版本,一个月下架三次,恢复上架后总能迅速达到榜单的前列,一时间引来外面无数质疑。

假如说2015年是视频直播爆发式成长的一年,那样在2016年,将是精细化推广的一年。花钱的推广战一旦打响,大家都不可以停下脚步,谈到映客将来的进步,奉佑生信心十足,“那就角逐呗,看哪个能撑到最后。”

2000年,他停薪留职前往广州,先是做进销存系统开发,后又辗转到了A8音乐的前身华动飞天公司,一呆就是十二年,先后做出了高兴听和多米音乐。

奉佑生说映客对于直播内容的管制几乎是所有平台中最严格的,用户打开每个直播都会看到有关的提醒,严明禁止三俗涉黄。映客在全国有300人的平台监管队伍,今年,他计划把这个队伍扩充到600人以上,全职监管。

在海量的移动直播平台中,映客是一匹黑马,成立不到一年间内用户数目破千万,多次在App store免费榜冲至榜首,刘涛、黄致列、蒋欣等明星都入驻映客开始直播。

一个网络老兵的转型:从多米音乐到映客

无论是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投的“17”,还是刚被央视点名批评的斗鱼、虎牙、熊猫、龙珠等互联网直播平台,都因网红美女主播直播不好的内容引起社会关注,几度陷入下架和“约谈”泥潭。

“我不怕其他人抄,其他人可以抄商品外形,但抄不到商品内在精神。”奉佑生说。

有趣的是,每当某平台爆出“不雅视频”事件,有关平台的粉数就会在一段时间内疯涨,但随着注册用户的疯涨,下架危机也会随之而来。

刘涛入驻映客

假如这个说法成立,那移动视频直播无疑是朝阳产业,一夜之间,所有人都在直播,其中不乏大把美女。

而郑刚觉得,视频是最后极的信息表达形式,直播对于电子商务、教育等不少行业的影响是颠覆性的、革命性的,映客的将来就是Facebook的升级版,“你看扎克伯格有多看重直播就知晓了。”

奉佑生不喜欢外面太过关注网红主播的收入,“这不是一个正确的价值主张,映客也不想以挣钱来吸引人。”

视频直播涉黄即便在海外也数见不鲜,但因视频直播在国内刚刚兴起,平台的监管尚不健全,高额的打赏魅惑着不少网红主播们以擦边球的方法吸粉,涉黄也成为直播平台的“生死线”。

映客CEO 奉佑生

对此,在映客上做了三个月网红主播的小兵深有感慨,他声称自己选择映客就是由于它视频美颜成效最好,于网红主播而言,颜值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。

在奉佑生决定全心全意做映客直播时,他拿到了老东家多米音乐500万元天使资金投入。2015年11月,映客第三获得赛富基金领投,金沙江创投、紫辉创投跟投的数千万元的A轮资金投入。

角逐白热化  三陷“下架风波”

紫辉创投开创者郑刚也是映客上的一个资深网红主播,常常会直播我们的生活,也常常豪爽地给其它网红主播打赏。据郑刚透露,迄今为止,他已经在映客上共打赏了近60万元,挣了三四万。

奉佑生觉得,这部分优质的UGC内容是其他人非常难复制的。

2016年1月,映客第三获得昆仑万维领投的8000万人民币的A+轮资金投入,这距离映客拿A轮筹资才不到三个月。半年时间,映客连续完成了三轮筹资。

到2016年初,映客成绩愈加瞩目,在Apple store冲上免费总榜第一。 截止到记者发稿,映客依旧雄踞榜首。

2015年,映客、花椒等主打素人直播的新玩家将“每人都能做网红主播”这一定义竞价开来,吸引了巨大流量,视频直播进入到大家的视线。

之后他又补充道:“其实没必要去回话外面的猜测和争议,做好我们的商品让用户喜欢已经足够。”

本文标签: